首页 壹读 正文

你撒的谎,真的能瞒过测谎仪吗?

时间:2020-09-08 07:51 公众号:壹读 阅读:7 次
从不撒谎的壹读君 | didi
无论承不承认,你每天都在说谎。
美剧《别对我撒谎(lie to me)》里说,普通人讲话时,平均每10分钟就要说3个谎话。夫妻之间每10次交流,就有1次说谎;恋人之间每3次交流,1次说谎。
现实数据没这么耸人听闻,但同样可怕。
美国心理学家罗伯特·费尔德曼发现,大多数人平均每天撒谎4次,不同性别表现悬殊,男人平均每天说谎6次,女人每天3次。
说谎不一定是件坏事。心理学家认为,说谎是人类社会性的特征,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欺骗身边的人——恋人、朋友、同事、家人——是为了维持友好关系,消除对立避免冲突。
譬如男女双方最喜欢说的谎:
“没事,我很好。”
很多(46%)女性撒过同一个谎——假装自己达到性高潮。 
很多(29%)男性对妻子撒谎:我没有跟其它女性调情。
从某种程度来讲,世界并不诚实。说谎的人很多,想要识破谎言的人更多,遗憾的是,我们擅长撒谎,却并不善于测谎。
据206项科学研究统计,如果光靠肉眼,人们只能识别出54%的谎言,比瞎蒙的几率稍微高那么一点点。如果是亲密的朋友、家人或者恋人,这个几率会更高一丢丢。
人类不行,所以人类发明了各种仪器来测量谎言,但是,测谎仪就行了?
今年8月14日,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一些新规定,其中明确测谎结果不属于民诉法规定的合法的证据形式,只能起参考作用,人民法院不予委托鉴定,以避免将测谎结果当做鉴定意见,影响对案件事实的认定和司法公正。
 这项规定打破了人们对于测谎仪的某种“迷信”,测谎仪这个东西,可能真没你想象中那么管用。不过,不管用的话,为啥现在还有人用它?            
为了测谎,人类有多努力
弗洛伊德曾说过:“凡人皆无法保守秘密,就算口风严实,也会在举手投足间流露,每个毛孔都散发着背叛的气息。”(确认过,弗洛伊德真讲过这话)
言语会骗人,但身体行为总会露出马脚。因此千百年来,人们一直致力于识破谎言,发明了千奇百怪的测谎术。             
在古印度,人们会牵一头“神驴”来判断,据说撒谎的人拽住“神驴”尾巴时,它就会发出嘶叫。测试地点在一个黑暗的帐篷内,由于无辜的人不害怕驴叫,进去就会拉它的尾巴,但撒谎的人害怕,很可能不碰驴尾巴就出来了。
真正的玄机就在这里,其实“神驴”尾巴上涂有乌黑的颜料,拉的人双手会变黑,不拉的双手干净,再根据这一点判定这个人是不是“做贼心虚”,其实是一种心理诈术。
但是吧,这个办法准不准先不说,要知道,驴可是致命武器,据伦敦泰晤士报报道,“每年死于驴击的人数远大于飞机失事的人数。”
对于奇蹄目、偶蹄目的牛、羊、马、驴来说,后背部是它们的视觉盲区,这一区域格外敏感,屁股方圆2米内出现莫名骚动,一顿猛踢是常规操作。北方人管这个叫“尥蹶子”,又快又准又狠。
说到这里,古印度人其实没必要给驴尾巴涂黑色,直接把人塞进帐篷,看谁被飞踢出来,肯定就是靠近了驴屁股的,直接宣布无罪完事儿。
中国古代也有类似的测谎术,《梦溪笔谈》记载了一个“摸钟辨盗”的故事。一个叫陈述古的县令抓住了几个嫌犯,悄悄命人把一口钟内壁涂上墨汁,再跟嫌犯说:这口钟非常灵验,做盗贼的一摸就有声音,不做的人就没有。
结果你都知道了,做贼的人怕发出声音,根本不会摸,手是干净的,最后就被揪了出来,承认了犯罪事实。
根据人们的行为模式去摸索背后的心理动机,由此判断他有没有说谎,这些方法看起来荒唐,但其实,直到现在,这依旧是我们鉴别谎言的一个证据。
 斯坦福数字通信专家杰夫·汉考克(Jeff Hancock)发现,在约会网站的档案中撒谎的人更倾向于使用“我”、“我的”这些字眼。
美剧《别对我撒谎(lie to me)》更是提供了无穷的鉴谎小妙招,譬如:
眼睛与手指方向不一样,可能在说谎。
一边肯定一边摇头,可能在说谎。
盯着你看,可能在说谎,是在观察你有没有相信他的谎言。
大多时候,我们的身体比嘴巴要诚实得多,因此还有一种测试,走的是生理路线,彻底暴露你身体的生理反应,“每个毛孔都散发背叛的气息”。
17世纪的古印度用一种“嚼米法”来测谎,利用了简单的生理知识。
在不能确定谁是真正的犯罪人时,法官便让犯罪嫌疑人咀嚼“神圣”的稻米。咀嚼一阵之后,要求他们将口中的稻米吐到无花果的叶子上。如果犯罪嫌疑人能够轻易地吐出稻米,则此人不是犯罪人;如果稻米粘到舌头和上颚上,则此人被认定为罪犯。
他们认为,那些撒谎担心自己被识破的人,心理比较紧张,消化功能受到抑制,唾液分泌就会减少,吐干米时会困难一些;而那些诚实的人,不觉得紧张,唾液分泌正常,吐出来就相对轻松。
 这种方法在根本上还是利用了人的心理变化产生的生理异常。
这种由心理刺激,引起的生理变化的测试,可以说是现代测谎仪的雏形。但真正的测谎技术,远比这个复杂得多。
 
现代测谎仪和神奇女侠
1915年,美国心理学博士威廉·马斯顿研制出脉搏压力计,认为心脏的收缩压改变与有意欺骗行为有关,宣称自己发明了“测试血液收缩压”的第一台测谎仪,管自己叫“测谎仪之父”。
这个爸爸后来还创造出一个虚拟女性,性感美艳,擅长用爱的力量战胜邪恶,她还有一个魔力圈,只要被其套住,无论是人是神都得吐露真言——这就是神奇女侠和她的武器“真言套索”(Lasso of Truth)。
1920年代,一名叫拉尔森的菜鸟警察把生理学和犯罪学结合起来,发明了一个装置,能够通过可穿戴的设备持续监测血压和呼吸频率的变化,并把波动水平记录在纸带上。此后测谎仪开始大面积流行。
后来,用电极监测汗液分泌的参数也被添加进来,算上前两个,就组成了传统测谎仪的三大生理参数。
测谎仪曾在美国很流行,在20世纪80年代,每年有约200万人次接受测谎监测,大约四分之一的公司会对员工进行测谎检查,包括麦当劳。
唯一的问题在于,测谎仪作为“测谎仪”,准确率远不能令人满意。美国测谎协会分析发现,使用测谎仪得到错误结果的概率是10%-15%。
2004年英国心理学学会相关报告发现,测试有误时,错误阳性结果(无辜者错误地未通过测谎)多于错误的阴性结果(有过错的人错误地通过测谎),意思是,被冤枉的好人可能多于漏网之鱼,我们可能付出了不应该的代价。
1988年,为阻止人们“误用、滥用”测谎仪,美国国会颁布《雇员测谎保护法案》,禁止雇主使用测谎仪。美国和大多数欧洲刑事法庭并不接受测谎仪证据,这一点和国内基本一致。 
许多科学家担心,测谎仪背后的理论是错误的,生理反应与撒谎并不具有必然联系,受试人生理指标的变化可能并不代表撒谎或知情,还有很多因素可能导致假阳性。
譬如对无辜人士的提问,可能引发激动和愤怒情绪,继而引起生理指标的异常反应,譬如“是你杀的人吗?”这种问题可能引起对方生理指标的异常反应,测谎仪就成了错案的帮凶。
有些人说真话时过于努力控制自己的身体反应,尽量让自己“放松、自然”,以为这会有助于自己通过测谎,而测谎文献表明,许多这种说真话的受试者在试图这样做的时候也会被归入欺诈行列。
绝大多数人第一次进审讯室,都会因为环境陌生和未知产生紧张情绪,这一点也可能被测谎仪标记为阳性(撒谎)。
当然,这并不是说测谎仪就完全没有用。
过去长时间被人们称之为“测谎仪”的仪器,其实是错译、错传、错用,英文poly-graph,准确的汉译是“多道生理心理描记器或多道心理生物记录仪”
 从根本原理来说,这是一种犯罪心理测试技术,应该叫测真,测的是犯罪嫌疑人真实的心理痕迹。说得简单一点,嫌疑人有无与案件相关的犯罪心理痕迹,如果有,那就是涉案人,如果没有就是无辜者。
这是因为做过特殊事件的人,杀人放火、拐卖人口等,会对自己案前、案中、案后的经历会留下深刻的记忆,在他的记忆中,特别是在长时记忆当中,会保持终生不忘的信息。
在测试的过程中,当测试人员问及犯罪者作案的情景时,作案人心中真实的人格特征、心理状态和心理过程会被呈现出来。在呈现时,生理会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这种变化外人可能看不出来,但机器能反映出来。
而且这种心理测试必须由专业人士来操作,仪器是辅助,关键在人。
在这个技术里面,测试人占七成,仪器其实只占三成。为什么这样说?因为这项技术实际上是一个人——机系统,案件中所有外显的东西要靠人来分析把握。
具体来说,要对作案人的犯罪心理进行分析描绘,对被测人进行测前访谈阶段,实测操作、观察和同步评图阶段,测试图谱综合评判阶段,测后谈话和讯问阶段。 
在拟订每道题时,又要考虑心理效应会是怎样:有的是唤起心理痕迹(这正是要测试的);有的则唤起的是对立情绪;还有的是反映了现实的心理状态等等。
但即使测谎人员训练有素,准确率还是一个最大的问题,10%-15%,只能作为一个参考依据,跟DNA鉴定的99.99%还是没法比。 
如何撒一个完美的谎言

在现实生活中,没有测谎仪,也没有专业的测谎人员,为了生存,你选择了谎言。如何撒一个完美的谎言呢?

1.在对方生气时,不说谎

根据美国心理学家普拉特切克提出的情绪三维理论,人的情绪性质是有不同的相似度的,狂怒与警惕的相似度很高,所以人在生气时也会比较难相信他人,更有戒心,如果要撒谎,一定要在对方心情稳定时。

2.说谎时,抱住对方

大多数人在说谎时,语言,表情、眼神、动作等方面都会变得不自然,特别是如果你对象热衷追《别对我撒谎》这种美剧,这是不利于你说谎的。但如果你在说谎时抱住对方,对方就会看不到你的表情、眼神和动作了。

3.要骗人,先骗自己

人的记忆会受到认知经验的影响,人最主要处理记忆的海马体是无法分清真实记忆和虚假记忆的。所以,如果事先不停幻想自己想象出来的虚假记忆,大脑会把它当成与真实记忆一样。这样,你事前准备的谎言在你说出来的时侯,就能变成“事实”了。

4.谎言越短越好

如果你没有事先准备好说谎的内容,而是临场发挥的话,你的谎言越短越好。因为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会是人的长时记忆,是永久性的信息存贮,十分容易回忆和不易忘记;但如果是临场创作的谎言,会是一种短时记忆,而短时记忆是很易出现前后矛盾的情况。
当然,一味说谎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实在不行,换个说谎对象试试看?
 
参考资料:
范刚.测谎与测真——从杜培武案谈“测谎”及其科学应用[J].西部法学评论,2019(01):67-75.
徐跃飞.刑事错案的成因及其预防机制[J].湖南警察学院学报,2018,30(06):91-97.
崔海英,张蕾.测谎仪的历史溯源及在美国的发展[J].中国司法鉴定,2012(05):149-153.
范海鹰 付有志 王学博. 解析测谎的奥秘[M]. 公安大学出版社, 2009.

点击进入「哎呀我兔商店」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阅读 |  秋天了,我又开始变态反应了

点击图片阅读 | 男宝宝比女宝宝更可爱吗?

共收录0个网站,0个公众号,0个小程序,0个资讯文章,0个微信文章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快速审核 广告合作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申请友情链接
点击收藏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本站关键词: 网址大全 网址导航 网站大全 分类目录 公众号 网站目录大全 网站目录提交 网址目录 站长目录 中文分类目录 网站目录

本站声明:本站所有资料取之于互联网,任何公司或个人参考使用本资料请自辨真伪、后果自负,分类目录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在此特别感谢您对分类目录网的支持与厚爱!
CopyRight © 2018-2020 Www.1675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6757网址导航版权所有

黔ICP备19007148号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