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特别爱健康 正文

为什么“恋足”会产生性冲动?

时间:2020-09-16 20:20 公众号:特别爱健康 阅读:2 次


文 | 袁榭



何为“恋物癖”?
 
很多医学名词,经过翻译之后的意思,已经把最初的意思给曲解了。

比如“恋物癖”,很容易让没有背景知识的读者以为,它是指“无生命物体挑起活人性冲动”的心理现象。

其实大部分患有“恋物癖”的人,是对活人身体的一部分产生过度迷恋、诱导过度性渴求。

也就是说,虽然漂亮姑娘活色生香,但你如果只对漂亮姑娘的某一身体部位或单一特性有超常欲望,那也算“恋物癖”。


如此观之,“恋物癖”实在是个博大精深的课题。举凡对性伴侣的手、脚、臀、胸、头发、腰间赘肉、皱纹、双下巴、血液、尖叫等等的迷恋(是的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恋物癖门类),都包含于其中。        

           

“足控”是“恋物癖”中的主流

那么,哪种“恋物癖”最普遍、最不算变态呢?答案很让人安心:不是那些诡异妖邪的对血液、肥肉什么的迷恋,是恋足。

互联网与性文化的确是互为推动力的。在网络时代之前,“恋物癖”研究者最头疼的就是实验样本量不够,靠传单与报刊广告招募实验对象,成本既高,效率又低,还很难招到百人以上。互联网的出现,解决了性心理研究者的麻烦。

2007年,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从近3000个每月发帖量不低于4000条、名字里带有“恋x癖”字眼的网络论坛/讨论群组中,做了数据汇总。

汇总的结果是,各种“恋物癖”大体分为几类:

对某一身体部位/身体特性有性冲动的迷恋;
对与某一身体部位有关联的物品有性冲动的迷恋(如鞋与内裤);
对身体部位不太相干的物品有性冲动的迷恋(如蜡烛);
对性对象特定个人行为有性冲动的迷恋(如抽烟、尖叫);
对自身特定个人行为有性冲动的迷恋(如咬指甲、食痂);
对特定人际互动行为有性冲动的迷恋(如捆绑、鞭笞、角色扮演)。

其中对身体部位的迷恋占了这些“恋物癖”的三分之一,对与身体部位有关联物品的迷恋也占了三分之一。剩下的各种幺蛾子虽然更符合大众对“恋物癖”的望文生义,但其实分摊开来各自很难占比10%以上。

而对身体部位的迷恋中,恋足是绝对大宗,大部分讨论贴都在说这个。


社会心理学家贾斯汀·拉米勒在自己2018年的著作中提到他的生平访谈数据,其中也称七分之一的人一生中至少曾有过一次对脚的性幻想。

再细化的话,是“对足部有过性幻想”的异性恋男性占18%,“对足部有过性幻想”的异性恋女性占5%。21%的同性恋/双性恋男性、11%的同性恋/双性恋女性也有过与脚有关的性幻想经历。

 
恋足癖跟童年有关?

 

很多科学家用各种实验与访谈结果称,足控是人们通过后天的生活经历,逐渐习得的。

1966年,英国精神病学家斯坦利·拉赫曼找来了三位男性受试者,让他们在观看一系列女性裸体照片时,穿插靴子的照片: 先将裸女的彩色幻灯片投射到屏幕上15秒,然后再投射出另一张黑色及膝女靴的图像,投射30秒。

结果是,在交叉呈现裸照与靴子数十次之后,三位受试者都开始对靴子的图片出现性兴奋反应、性器官的血流量会上升。


这项著名实验有许多缺点,例如没有对照组、样本量过低、而且无法知道其他物品是否能产生类似的效应。有鉴于此,在1999年的改进版实验中,美国的行为科学家就测试了较为中性的存钱罐图片,同时也加入了对照组。

结果发现了相同的结果:在经过类似训练后,实验组受试者对存钱罐的照片出现了性兴奋反应。


这可真是“人其异于禽兽者几希“,2013年,加拿大的行为科学家佛斯在小白鼠身上也复制出类似的实验结果,他让某些雄鼠在交配时穿上一件小衣服,而对照组的雄鼠在交配时则不穿衣服。

训练结束后发现,之前穿着衣服交配的雄鼠,被拿掉衣服之后,成功交配的机率就会明显下降。小白鼠培养出了对“衣着”的依恋。

有心理医生称,他所接诊的“病人”中,很多人的恋足癖起源于童年时期。比如,在经历初次性兴奋时,与他人足部有印象深刻的视觉或触觉体验。


也有性心理学家在《性研究期刊》(The Journal of Sex Research)发表了对近两百名恋足癖者交代的一些记录,其中89人自述第一次感到迷恋双足的情形,是跟儿时成长与父母的接触有关:部分忆述孩童时期睡在父母的脚边,自此触发了一份感情;也有部分忆述五、六岁的时候如何按摩、亲吻、舌舔尊长的脚。

有性治疗师称,这是因为脚部通常被认为是一个人身体中物理位置与养护程度都“最低”的部位,因此是“卑微的象征”。所以足控们很多兼是抖M,他们热衷于顺从和被支配的感受,为他人而贬低自己会令自己兴奋。

 
脑部生理决定的恋足癖?

如果细想,就会发现“后天养成“的足控起源假设并不完美。

大多数有过性经验的人类都经历过类似的巴普洛夫式自我训练。比如大多数情侣、夫妻都是在床上发生性行为,大多数宅男宅女都是在电脑前发生自慰行为。

但是大多数情侣、夫妻都没有因此产生“恋床癖”,一进家具卖场看到大家具就心潮涌动血压激增脸红气喘。大多数宅男宅女也没有因此产生“恋电脑癖”,一逛电脑城、专卖店,就两颊羞红腹下弹动。

由此可知,足控的成因绝非只有“后天养成“这么单纯。


美国加州大学的神经科学家维拉亚努尔·拉玛钱德兰在他1998年的著作《大脑里的幽灵》中提到了另一个著名的解释:人类里有这么多足控,是因为人的脑部结构就会导致如此。

拉玛钱德兰教授在研究幻肢痛时,接诊了一个失去一只脚的截肢男子。结果病人会在幻想失去的那条腿时,不仅体验到性快感,甚至可以带来性高潮。

进一步研究发现,在负责身体部位感知的大脑皮层上,代表脚部的感觉皮层和代表生殖器官的感觉皮层是紧紧挨在一起的。犹如邻居一般,很容易相互影响。正如固线电话的串线、WiFi信号的搭便车,神经信号也会时常有相互干扰和走错路的时候。


所以“恋足”带来的性冲动,就是脑子里这两块处理信号的感知皮层有了并不罕见的微弱故障,搭错线了。



性病瘟疫逼出的恋足癖?

除了脑部生理决定、后天养成以外,足控的起源还有一说:是被社会卫生环境逼出来的。

1998年,社会文化史学家詹姆斯·吉阿尼尼博士与他的研究团队,通过梳理各种文本资料后发现,恋足癖与性病瘟疫化后带来的社会整体性压抑有直接相关性。

比如13世纪,在地中海两岸来回的十字军造成淋病的大规模传播,欧洲的公共道德相应地要求禁欲。在此同时的写手与诗人生产的歌颂美女足部的作品比之前几百年都多。


16世纪,梅毒开始在欧洲暴发,并开始世界性传播。与此同时,恋足癖也卷土重来,文艺业者们生产的描绘美女玉脚的戏剧与画像数量激增。

1960年,美国杂志刊登美女脚的艺术照片,平均每本每年不会超过10张。到了1980年的艾滋病初流行时代,美国杂志里就算最清水的,平均每本每月都会刊登40张以上强调美女玉足的艺术照片。


吉阿尼尼博士与他的团队注意到,每次性病的爆发过后,约三至六十年,恋足癖就会慢慢“退热”,在没有性病瘟疫干扰的时代,人类的性欲就会很正常地围绕着胸、臀、与大腿这些主流性征部位。

但在性病肆虐的年代,男人们抑制性欲无法宣泄,性渴望便转移到邻近性征的其他部位上,双足自然是焦点所在。


杰出文化人也恋足

自然,如果你是足控,大可不必为之受困扰。此道中很多巨擘都是大文化人、大学者,说不定你也有希望哦。

比如李白老师的“屐上足如霜,不着鸦头袜”,陶渊明老师的“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周旋;悲行止之有节,空委弃于床前”,李渔老师的“柔若无骨,愈亲愈抚摩”,金庸老师的“雪白晶莹,当真是如玉之润,如绸之柔,脚背的肉色如透明一般,隐隐映出几条青筋,十个脚趾都作淡红色,像十片小小的花瓣”……

这些都是足控界的大前辈们写下的瑰宝啊,岂止恋足,陶渊明老师连“愿做一只鞋被美女踩住”的踩踏内容都写出来了。你能说他们都有毛病得被抓去电吗?


当代也有文艺界足控大拿,就是著名的动作片导演昆汀·塔伦蒂诺。他拍的每部戏里都有海量充满性意味的女性主角裸足特写,恶搞影评频道《诚实预告片》光剪辑这些特写就串了一部时长五分钟的MV出来。

据说他和女星邬玛·瑟曼为了电影《低俗小说》第一次碰面讨论时,昆汀·塔伦蒂诺当场给邬玛舒曼来了一次“纯友谊”、“清水”的足部按摩。搞得邬玛·瑟曼与当时的丈夫伊森·霍克闹离婚。在他的众多一夜情经历中,时常也会爆出他舔女伴脚的传闻。

昆汀·塔伦蒂诺舔女伴脚的实况照片


足控们或许再也不必为自己的眼光苦恼了,毕竟有大佬加持。


(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特别爱健康立场。


- END -

商务合作联系方式
1277147755@qq.com

谨防失联

扫码关注小号

点 “在看“,万事顺意 

共收录0个网站,0个公众号,0个小程序,0个资讯文章,0个微信文章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快速审核 广告合作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申请友情链接
点击收藏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本站关键词: 网址大全 网址导航 网站大全 分类目录 公众号 网站目录大全 网站目录提交 网址目录 站长目录 中文分类目录 网站目录

本站声明:本站所有资料取之于互联网,任何公司或个人参考使用本资料请自辨真伪、后果自负,分类目录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在此特别感谢您对分类目录网的支持与厚爱!
CopyRight © 2018-2020 Www.1675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6757网址导航版权所有

黔ICP备19007148号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