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锌财经 正文

游说白宫,TikTok的围剿与反围剿之战

时间:2020-09-20 18:00 公众号:锌财经 阅读:3 次


一个名叫斯特莱克的年轻人,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束两天后,还陶醉在川普的那场天翻地覆的胜利之中,那天晚上,他来到一家四季酒店的露台,开了一瓶葡萄酒。

一只拉布拉多犬走到他的桌边,趁着机会,斯特莱克和狗主人聊起了葡萄酒和雪茄,最后,像这个国家的大多数人一样,聊到了川普。

这位狗主人在新西兰驻华盛顿大使馆工作。她和斯特莱克分享了一件在政治上和外交上都很尴尬的事情:新西兰总理还没有同川普取得联络。

这事找对人了。

第二天下午,斯特莱克给曾经负责过川普的外勤工作的朋友打了电话,对方联络了川普团队高层里的一个人,并给了斯特莱克一个电话号码。

新西兰总理终于和川普联系上了。


随后,在新西兰为特朗普举办的就职派对上,斯特莱克又请来新政府的几位重要人物,一举成名,开始招兵买马,壮大他濒临倒闭的游说公司。

斯特莱克的公司就在距离白宫几百米外,一条由西向东,横贯华盛顿的K街上,这里集中了大量律所、游说集团、公关公司和民间组织,被称为“游说一条街”。

在华盛顿,大约有一万名注册游说者,相当于每个国会议员对应20名游说者。每天有无数游说活动在K街开展,这些对话影响着全球政治外交事务的变化。

在这场围绕着TikTok展开的闹剧中,游说活动,既为美国杀死TikTok埋下祸根,同时,也在为字节跳动曲线自救助力,贯穿着这家中国公司的命运。

杀死TikTok
扎克伯格们的游说

TikTok能出这么大的事,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扎克伯格在背后捅刀。

我们都知道,TikTok在海外的发展势头,严重威胁了Facebook的地位。加上扎克伯格此前陷入了一轮又一轮的反垄断调查压力中。

这让扎克伯格非常头大。

整个2019年,扎克伯格都在忙着和华盛顿打交道,对于脸书来说,通过游说,争取华盛顿的支持和“杀死“TikTok,是一场并行不悖的自救。

去年9月,扎克伯格到华盛顿见了两位参议员:科顿和舒默,据说专门讨论了TikTok的事。舒默一直是脸书的“好盟友”,2018年脸书身陷丑闻,就是他一直出面游说华盛顿,这一次也不例外。

见完扎克伯格,两位议员转头就致信美国情报官员,信中掺杂着一些危言耸听的话,要求对TikTok进行调查。

扎克伯格当然不满足于私下的会面中的批评。

去年十月,在乔治城大学的一场关于言论自由的演讲上,这位“中国女婿”突然变脸,第一次公开“怼“上了TikTok,“在TikTok这个在全球迅速增长的中国应用上,提及抗议活动的内容会受到审查,甚至在美国也是如此,这就是我们想要的互联网吗?”

更讽刺的是,一年前刚刚因为脸书用户数据泄露,面对“脸书是否在贩卖用户隐私”拷问的扎克伯格,在一年后的这场演讲上仿佛失忆了一样,痛批TikTok无法保护好用户隐私。

好不容易去一趟华盛顿,除了演讲,小扎还做了点别的。

九月,他穿了深蓝色西装,搭配酒红色领带,第一次和特朗普会面,这次见面显然很成功,因为扎克伯格收到邀请,在十月和Facebook的董事会成员一起参加白宫私人晚宴。

在这场晚宴上,饱受调查困扰的扎克伯格向川普指出,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崛起威胁到了美国的企业,这应该是比限制Facebook更值得关注的问题。


与此同时,扎克伯格团队还与对华强硬派议员们进行了接触。扎克伯格问这些议员,为什么要允许TikTok在美国运营,眼下Facebook等许多美国公司都还不能在中国运营。

和特朗普的两场会面对于扎克伯格来说,绝对是值的,除了让特朗普一改往日对脸书的抨击态度,还成功竖起了TikTok这块靶子。

不久后,美国政府开始以国家安全为由对TikTok进行审查,几个月后,特朗普已经有意完全禁止这项应用,并在8月正式下达禁令。

在游说这件事上,扎克伯格真的很努力。

2019年第三季度,脸书的游说支出创下新高。根据彭博社统计的数据,该季度脸书花在游说上的钱,已经达到了480万美元,约合3400万人民币,比前一年同期增长近70%。今年上半年,Facebook在游说方面的总体支出排到了第一位。而2018年Facebook在这方面的排名为第八位。

高昂的游说费用里,有多少是用来杀死竞争对手TikTok的,只有脸书自己知道。

扎克伯格的做法,颠覆了很多人对硅谷大佬的认知。硅谷的很多科技大佬,其实大都不屑于和华盛顿过多接触,人们以前以为扎克伯格也是这样的。

保住TikTok
张一鸣和股东们的游说

游说是一个工具,扎克伯格可以用它来杀死TikTok,张一鸣们当然也能用它自保。

一年前,TikTok在华盛顿几乎没有游说活动,随着扎克伯格“捅刀”、美国政府开始审查,字节跳动也开始招兵买马。2020年前三个月,字节跳动在游说上花费了30万美元,是上一季度的两倍。

尽管TikTok的游说实力比不上亚马逊、脸书和谷歌那样的科技巨头,但它组建的速度以及实力都十分了得,一年时间里,字节跳动迅速在华盛顿组建了一支35人的游说团队。


为了和美国国会的明星议员建立联系,TikTok聘请了互联网协会贸易小组前总裁迈克尔·贝克曼提供政策咨询,在2016年时帮助特朗普拿下宾夕法尼亚州、如今依旧担任特朗普连任竞选顾问的大卫·肯布尔则担任外部游说员。

目前为止,贝克曼已经为字节跳动找来15名游说者和沟通人员,其中包括一些州国会议员和议长的助手。除了贝克曼,被特朗普称为“我的好友之一”的戴维·厄本也加入了游说队伍,他还是国防部长在西点军校的同学。

随着美国态度不断强硬,今年4月到7月,TikTok的游说团和包括商业、司法和情报等高层委员会的成员在内的国会工作人员、议员举行了至少50次会议。

会议往往用包含着字节跳动组织结构图的PPT推进,游说团在每次会议上不断强调,TikTok并不在中国运营,企业的大部分高层是生活在美国的美国公民以及TikTok主要用于娱乐。

除了开会,字节跳动游说队伍的核心人物贝克曼,会让员工定期向国会山发邮件,包含许多TikTok的正面故事,比如热门的趣味视频还有预防新冠的相关短片。

来自美国的投资人也成为TikTok说客们的论据,例如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的中国部门,私募股权公司KKR和泛大西洋投资集团。

这些投资人也在这场游说自救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泛大西洋投资集团的首席执行官一直在为TikTok提供游说战略方面的建议,软银在危机爆发之前就建议字节跳动组建游说队伍。

红杉资本也在利用自己的人脉,推动美国政府允许TikTok继续运营。红杉的管理合伙人莱昂内和妻子在这次的选举中,已向共和党候选人捐献数万美元,其中包括特朗普的连任竞选活动。1月份,莱昂内还在自己家里为国务卿蓬佩奥举行了招待会。和白宫的亲密程度可见一斑。

这次,川普虽然把微信和TikTok同时放进了美国应用商店的封禁名单里,但TikTok直至11月12日仍将被允许运行,这期间唯一的真正变化将是用户无法获得升级版本的应用、升级应用或维护。

川普对TikTok的大限一延再延,这其中各方的游说活动必定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抢夺TikTok
甲骨文们的游说

甲骨文的创始人一直是硅谷企业家中少有的特朗普“迷弟”。此番甲骨文顺利击败微软,不少人猜测这一定程度上也得益于它和白宫之间的亲密关系。

早在2016年大选结束前,甲骨文就已经开始在和特朗普建立关系。甲骨文首席执行官萨夫拉·卡茨是唯一一位加入特朗普政府过渡团队执行委员会,负责在新一届政府上任之前,制定政策和计划的大型科技公司高管。

和其他大型科技企业不同,甲骨文向企业和政府出售软件和服务的商业模式,完全可以允许它在不影响公司品牌的情况下,和特朗普建立关系。在新政府上任之前,甲骨文的代表就围绕税收、贸易和政府合同等问题,和新政府进行了合作,而这些都是甲骨文的主要业务来源。

甲骨文花在游说上的钱其实并不算多。2019年花了821万美元,雇了59名说客。而谷歌花了1278万美元,微软则花1030万美元。


阵容也没比其他科技巨头出色,甲骨文的外部说客之一戴维·厄本,是美国国务卿迈克·庞皮欧在西点军校的同学,他也担任了字节跳动在华盛顿的说客。另一位说客马特·施拉格普的妻子是特朗普连任竞选团队的高级顾问,也是前白宫通联官员。

比起说客,甲骨文的高层实际上才是游说活动的王牌。

甲骨文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埃里森自己是硅谷企业家了少有的公开支持特朗普的人,他还曾经在自己南加州的家里给特朗普举办过筹款活动。

而甲骨文的首席执行官卡茨,目前已经为支持特朗普连任捐赠了超过13万美元。另一位高管杰弗里·亨利也捐赠了超过5.5万美元。

2019年,为了推动特朗普的北美贸易协议,甲骨文向一个由共和党工作人员成立的组织捐赠了50万至99.9999万美元。

为了拿下TikTok,各方买家们早就展开了一场游说战。微软总裁布拉德·史密斯8月份去了趟往华盛顿,专门和白宫官员和国会议员们讨论,如果微软成功收购,将如何平息他们的担忧。甲骨文则更直接:宣布加入净网项目。

相较于其他几家竞争对手,甲骨文与美国政府长期以来的友好关系成为它最大的筹码。

结语

关停、卖掉、重组……TikTok的命运就在华盛顿K街的说客们的博弈中被决定。

100多年来,美国一直在全世界宣扬自由开放的市场,但在这个市场背后,有一张看不见的政商关系网。

这个由行业巨头、私人律所、政府部门、白宫组成的美国陷阱,一旦锁定“猎物”,将从金融、政治、司法全方位围猎海外对手。TikTok,华为,阿尔斯通……一切触碰美国利益警戒线的对手,皆是目标。

当然,围剿与反围剿,都存在着大量操作空间。

这也是说客们存在的最大价值。几十年来,美国游说行业已经从撮合者与看门人的角色,演变为一个垂直整合的行业,每年创收30亿美元。

当初,美国国父为了摒除金钱对权力的侵蚀,特意把首都设在了远离当时经济金融中心的一片沼泽地里,但今天,他们又重新在这里用金钱和权力编织了更紧密的关系网。

参考资料:
[1].如何在川普的华盛顿赚大钱,2017年,纽约时报
[2].扎克伯格的游说加剧了华盛顿对TikTok的担忧,2020年,华尔街日报
[3].Facebook:扎克伯格出品,2020年,纽约时报
[4].因中国背景面临限制,TikTok在美招募游说大军,2020年,纽约时报
[5].隐秘的通途:中国科技公司游说华盛顿,2020年,晚点LatePost
[6].甲骨文竞购TikTok背后:它为何受特朗普青睐,2020年,纽约时报
[7].甲骨文何以成为TikTok角逐战的黑马,2020年,华尔街日报
[8].游说合法化的背后是什么,2015年,人民日报


共收录0个网站,0个公众号,0个小程序,0个资讯文章,0个微信文章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快速审核 广告合作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申请友情链接
点击收藏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本站关键词: 网址大全 网址导航 网站大全 分类目录 公众号 网站目录大全 网站目录提交 网址目录 站长目录 中文分类目录 网站目录

本站声明:本站所有资料取之于互联网,任何公司或个人参考使用本资料请自辨真伪、后果自负,分类目录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在此特别感谢您对分类目录网的支持与厚爱!
CopyRight © 2018-2020 Www.1675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6757网址导航版权所有

黔ICP备19007148号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