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扬子晚报 正文

悲恸!

时间:2020-10-12 14:36 公众号:扬子晚报 阅读:52 次



记者10月11日从陈绍昆将军亲友处获悉,开国少将、原沈阳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原冶金工业部部长陈绍昆于10月10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9岁。

 

公开简历显示,陈绍昆出生于1921年,江苏宿迁人,1939年参加八路军,194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抗日战争时期,陈绍昆历任苏皖抗日军政干校干事,八路军苏皖纵队随营学校分队长,中队长,泗阳县四区区长,中共区委书记,区中队政治指导员,六区区长兼游击大队大队长,中共七区区委书记兼游击大队政治教导员,县总队副总队长,县警卫团政治处主任,淮海军分区新一团政治处主任,新四军第三师十旅三十团政治处主任。
解放战争时期,陈绍昆任东北民主联军第二纵队五师十五团政治委员,第四野战军三十九军一一六师三四八团政治委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陈绍昆历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师政治部副主任、主任,师副政治委员、政治委员,解放军总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青年部副部长,军政治部主任,军副政治委员、政治委员,沈阳军区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冶金工业部部长。陈绍昆于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
“解放军报”微信公众号今年8月1日发布消息《探访10位健在的开国将军,听他们讲述那段动人的故事……》介绍,1939年6月,陈绍昆进入苏皖抗日军政干校,接着到淮海区泗阳县4区任区委书记兼区队指导员,此后一直带兵作战。解放战争时期,陈绍昆任东北民主联军第二纵队5师15团政委,率部转战大半个中国。在朝鲜战场,陈绍昆任志愿军第39军116师政治部主任,参与指挥所属部队参加抗美援朝著名的云山战役。朝鲜战争进入尾声时,他调任115师政委,师长是王扶之,两人密切配合,部队反空降反登陆准备充分,让美军无隙可乘,为和平谈判创造了有利条件。
陈绍昆回忆戎马生涯,十分感慨:“我经历了14年的革命战争,一直在一线带兵作战,参加大仗恶仗无数,身边不断有战友倒下,我竟然从来没有负伤。我是战争的幸存者啊!”
陈绍昆生前曾写有战争回忆文章,下文是他所写的《红旗插上锦州城头》片段,当时他任二纵队五师十五团政治委员:


10月1日攻占义县后,紧接着大军逼近了敌人的咽喉——锦州。上级命令:“拿下锦州,全歼范汉杰兵团,砍断东北之敌咽喉,为解放全东北创造条件。”我们二纵五师十五团荣获了右翼突破团的光荣任务,这个鼓舞人心的消息传出后,振奋了全团所有指战员。


纵队通知:突破的时间是14日十时四十分,突破地点在城西北门右侧十多米的突出部,冲锋出发地在其以北至二华里以外团管区一线。于是更进一步的艰巨细致的准备工作,就围绕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开始了。


13日夜里两点,各种工作布置就绪,我和团长率领司政机关干部分头去各阵地检查,指挥员们忙碌地在熟悉自己的攻击道路,战士们在敌火下紧张地挖掘工事。他们都丝毫没有疲倦的表现,炮弹在身旁一股劲地响也没有人去理它。小休息时,很多人在低声耳语,对着壕墙嘀咕着什么。走到尖刀连阵地,一个战士凑到我跟前指着壕墙小声对我说:“政委同志,你看这就是我们的突破口,只要憋足一口气就跑上去了。”我仔细一看,原来是三连的王德明,他已荣获连里批准参加了尖刀班,并担任插红旗的光荣任务。在这里,我抽查了一些战士的装备、导火索、机枪匣、干粮、鞋子,都合乎要求,便满意地转回指挥所。


太阳升起,视线开阔了,锦州城上的工事碉堡,敌人的来往活动一览无余。我们派人注意着突破点,以防发生意外。一切像每次战斗前经常出现的情况一样,战前一片沉寂,连敌人的炮也不打了。这种扣人心弦的紧张沉寂,使人有说不出的难忍,指挥所不断对表的电话铃更加强了这种紧张。


轰!轰!百门大炮对敌发出破坏射击。锦州城上,顿时浓烟冲天,从望远镜里看到城墙碉堡倒塌崩陷,战士们发出愉快的喝彩声。前进指挥所来电话说:“一、九连已开始爆破扫清障碍。”从爆破升起的烟柱里,看到铁丝网、梅花桩四散飞扬,城外那道深沟宽壕也炸平了。爬城梯子架好了,配合我们的两辆坦克也进到了城西门。天空升起了八颗照明弹,当这个预定的冲锋信号发起时,正好是十点四十分,炮火开始延伸射击,部队像潮水似的向突破口涌去,我们指挥所尾随尖刀营前进。敌人的化学迫击炮拼命封锁着冲锋道路,炮弹密集,构成了火网。很多同志被炸倒了,交通沟多处为牺牲同志的遗体堵塞,烈士的鲜血汇成了片片血汪。然而,敌人的疯狂轰击,是不可能阻挡我们的进攻的。我们轻轻移开烈士的遗体,就踏着他们的血迹,冒着敌人的炮火,飞速前进了。


忽然望见城墙上,竖起一面鲜红的大旗,在烟尘里飘摆,部队响起一片“锦州突破了”、“冲啊”的欢呼声。


尖刀连一打进突破口,就和敌人展开混战,从激烈的枪声和弥漫的硝烟里,可以判断打得非常激烈。


指挥所进入突破口时,我立即命令二梯队营也投入战斗,从南北大街往东打,迅速扩大战斗面,以便牢固地巩固突破口。突破口上许多伤员和抢救人员争吵着,不让大家管他们,并躲到路旁鼓励队伍快快前进。一个负了重伤的战士,肠子流出了还在拼命往前爬,别人要抬他,他不干,坚决要爬到城里去。我叫人抬他,他哭了,说:“首长,我没完成任务,没打到城里,刚到突破口,就被该死的炮弹给炸伤了。敌人反扑时我用手榴弹炸死五个,哪知道又被右侧机枪打中了肚子,死也要死到城里去,我要前进!”


突破口,敌人死伤遍地,背包水壶扔得到处皆是,钢盔在我们脚下,踢得来回滚动。我们的烈士有的和几个敌人抱着死在一起,有的把刺刀扎在敌人身上还没拔出来就牺牲了。敌人顽强,我们更顽强。进到第二铁路,沿路基西望,一座被炸塌了的碉堡还在冒烟,有两挺重机抢压在里面,枪口露着,朝着突破口和路基下面。从这个碉堡位置看,给我们威胁很大,它把前进道路给封锁住了。我当时就想到应该给炸毁这个碉堡的战士立大功。


团长进到城里第一所房子就负伤了。我见他流血过多,面色苍白,心里有些难过,他立刻看出了,忙告诉我一些动人的事迹。他说:“冲锋信号发起三分钟,尖刀三连王德明第一个把胜利红旗插上了城头。敌人组织了几次反扑,尖刀连的战士把手榴弹爆破筒都打光了,就和敌人拼刺刀,后来敌人越上越多,滚在一起混战起来,终于把敌人一个营消灭了。尖刀连进到第二道铁路基下,被西面碉堡的火力压住了,伤亡了一些同志,最后是八连爆破英雄梁士英用生命把它炸掉的。”说到这里,他激动起来,声音是那样的沉痛。接着,他催我快走,给烈士们报仇!我明白了一切,把他安置了一下,带着指挥所继续前进。


资料来源:
《雷锋》  2020.9 卜金宝
《东北解放战争纪实》长征出版社 ,2012.11

开国将星仅存9颗,均为解放军一代名将


陈绍昆将军逝世后,目前健在的开国将军仅存9人,他们基本都是在红军时期就参加革命,平均年龄已在百岁上下。
自1955年至1965年间,我国共授予或晋升10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10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57名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177名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和1360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这些人一般被统称为“开国将帅”。
目前,“开国将帅”群体中,元帅、大将、上将、中将均已辞世,健在的9名老将军均为开国少将。
从2010年至2017年,每年开国将军的陨落数量都在两位数以上,分别是2010年逝世29人,2011年25人,2012年14人,2013年10人,2014年14人,2015年20人,2016年10人,2017年12人。2018年,则有6位开国将军逝世。2019年,有五位开国将军逝世。
记者查询发现,健在的9名开国少将中,1955年授衔的有4人,1961年授衔的有2人,1964年授衔的尚有3人。
其中,1955年授衔的4名健在将军分别是:原沈阳军区副政委邹衍、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詹大南、原北京军区工程兵政委杨永松、原南京军区工程兵主任黎光。
1961年授衔的健在少将分别是:原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杨思禄、江西省军区原政委张力雄。
1964年授衔的健在少将分别是:乌鲁木齐军区原副司令员王扶之、原总参谋部炮兵部部长文击、军事医学科学院原院长涂通今。
上述9名开国将军中,年龄最小的是出生于1923年的原乌鲁木齐军区副司令员王扶之。王扶之还曾与刚刚逝世的陈绍昆将军搭档。
来源| 澎湃新闻 记者  岳怀让、新华日报(xhrb2013)、扬子晚报记者 臧磊


沉痛哀悼陈绍昆将军离世!

愿老将军一路走好!


共收录0个网站,0个公众号,0个小程序,0个资讯文章,0个微信文章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快速审核 广告合作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申请友情链接
点击收藏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本站关键词: 网址大全 网址导航 网站大全 分类目录 公众号 网站目录大全 网站目录提交 网址目录 站长目录 中文分类目录 网站目录

本站声明:本站所有资料取之于互联网,任何公司或个人参考使用本资料请自辨真伪、后果自负,分类目录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在此特别感谢您对分类目录网的支持与厚爱!
CopyRight © 2018-2020 Www.1675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6757网址导航版权所有

黔ICP备19007148号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


在线客服